长春代孕中心| 广州越秀代孕公司| aa69代孕公司| 哎六九代孕公司| 荆州找男人代孕网| 广州大地代孕网| 武汉诚信代孕| 好的代孕网站| 郑州圆梦代孕公司| 深圳代孕妇服务网| 阳光代孕网站| 深圳代孕哪家公司好| 武汉金宝宝助孕网| 51宝宝国际代孕中介网| 海口代怀孕公司| 东方百年代孕网| 北京家恩德运医院| 呼和浩特代孕公司哪里最专业 | 青岛代孕妈妈网站| 重庆代孕
玩手机游戏,享快乐生活!
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安卓软件 > 言情小说 > 爱哭小嫁娘
爱哭小嫁娘
  • 类型: 言情小说
  • 版本: v1.0
  • 大小: 12.00 MB
  • 标签:
4.5 (20评分)
扫二维码下载
游戏简介

「那就不好了吧?」这么一来,夫君就不能完成心愿了。

方瑛拍拍她以示安抚。「现在的麻烦不是他,而是他的大儿子思机,思机逃到了者蓝,见大军退回内地,马上又跑回麓川作乱,其实只要让我率领一千人马去征讨,这个麻烦就可以彻底解决了,可是……」「沐昂不许?」香坠儿试探地问。

方瑛颔首,叹气。「这就是我不喜欢任军职的原因,不过,为了爹,我会忍耐下去的。」满腔热血老是被泼冷水,谁受得了!

「或许夫君可以……」香坠儿正想建议方瑛暗中出兵,先把思机的问题解决了再说,不过也许她的建议是个馊主意,所以老天爷不给她机会说完,才刚起头,她就说不下去了,慌慌张张跳下他的大腿逃到一旁。

方瑛大笑着起身,走向书房门口,正好迎上方夫人和方兰。

「娘,有事?」

「媒婆又送来两份八字,你去找人帮方瑞合一合,」说着,方夫人用下巴向方兰点头示意,要方兰把写有八字的条子交给方瑛。「顺便看看对方小姐的个性合不合咱们方瑞。」「就算合了,方瑞要不要还是个问题呢!」而且是很大的问题。

「那交给我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他不同意也得同意!」「好吧,那我会先找人合八字,合了再亲自去看看对方小姐。」「好,那没事了,我走……」

「请等一下,娘,你没事了,我可有事!」

半转的身子又回过来,「什么事?」方夫人狐疑的问,因为方瑛的口气很奇怪,好像很正经,又有点滑稽。

「一件很严重的事!」方瑛慎重的说,还一边点头强调严重性。

「到底什么事?」

「那个事!」方瑛伸手一指。「分我们一个不行吗?」方夫人低头看,右手牵的是两岁的长孙,左臂抱的是六个月大的小娃娃,抬眸,摇头。

「一个也不给!」

「喂,娘,这太过分了吧,我们夫妻俩日战夜也战,辛辛苦苦战出这两个小玩意儿出来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分我们一个玩一下又怎样嘛!」方瑛大声报功兼抗议,说得香坠儿满脸像着火似的通红,直扯他的衣袖,差点整只袖子都给她扯了下来,一旁的方兰笑得花枝乱颠猛掉眼泪,后头的两个婢女也背过身去抖个不停。

而方夫人的回答是:走人。

「来,小毅儿,奶奶带你去吃甜糕糕喔!」

「喂喂喂……」

再喂也喂不回来了,方夫人右手牵孙子,左手也抱孙子,喜滋滋的走了,方瑛又气又好笑。

「老婆!」

「夫君?」

「明年再给我生!」

「呃……」

「生个女儿,我要娘看得眼红,偏不给她碰!」

再一年,香坠儿果然又生了。

不过生的是一对龙凤双生子,恰好一男一女,夫妻两人一阵商量,再征得方夫人的同意之后,方瑛决定由这对双生子来继承香家的香火,等他们满六岁再送到天山去,以了岳母的心愿。

五月,朝廷再次派遣大军征讨麓川,因为思任逃到了孟广,却被缅甸宣慰使捉住,而缅甸宣慰使坚持不肯把思任交出来。

这一场仗从冬天打到翌年二月,结果还是没捉到思任。

倒是方瑛又因履立战功而被晋升为都督佥事,充右参将协守云南。更巧的是,同一年,沐昂终于死了,由沐晟的儿子沐斌继任云南总兵,但这个沐斌对他的态度更差劲,因为……「我拒绝了沐家的婚事,他说我不给他们沐家面子。」「可是,沐月琴不可能还没嫁吧?」香坠儿吃惊地道。

「就是已经嫁了才糟糕,」方瑛无奈苦笑。「是沐斌为她安排的亲事,定西伯的孙子,但今年二月,她的夫婿和公公一起战死了。」香坠儿两眼睁得圆溜溜的大,吓住了。

「沐斌以为,如果当年我肯和沐月琴成亲的话,她就不至于做寡妇了。」方瑛冷笑。「真是可笑,我要真娶了她,老早跟我爹一起战死了,看来她的命还真硬,不管谁娶了她,注定要父子俩一起战死。」「沐晟也不可能让你娶她嘛!」

方瑛颔首同意。「说得也是,沐晟不可能让他的孙女嫁到方家来的。」香坠儿略一思索。「或许她现在愿意嫁给张文隽了?」方瑛叹气。「更不可能了,张文隽因为冒领军功一事被降回原职,又被严厉谴责,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,沐月琴怎么可能嫁给他呢?」香坠儿张了张嘴,也跟着夫婿叹气。「那就没办法了。」「这种事我们本来就没办法插上手。只是……」方瑛无奈摇头。「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,我和他究竟是为什么翻脸的呢?」见夫婿似乎很懊恼,为了转移他的心思,香坠儿忙转开话题。

「思任呢?你不去找他了吗?」

「此刻思任在缅甸,沐斌又在麓川各地筑城,我到那边去找人,想不被发现也很难。」「那怎么办?」

「等沐斌筑完城再说吧!」

意料不到的是,再过一年,缅甸宣慰使竟然主动愿意交出思任了,沐斌指派由千户王政押解回京处理。

但是思任把对朝廷的不合作态度保持到了最后,从被交到王政手上那天起,他就开始绝食,王政绞尽脑汁还是没办法让他进食,黔驴技穷之下,他只好决定砍下思任的脑袋回去交差就好了。

于是,他立刻派部下赶回昆明,通知方瑛尽快赶来。

「柳英指挥使提过好几次,说都督想为父报仇,现在……」王政指指半死不活的思任。「瞧,他就快死了,反正我也没办法把活的人带回京,那么,都督,就由你来下手吧!」方瑛先是呼吸暂停了好一会儿,蓦又抽了一大口气,「你是说,你要让我杀了他?」他控制不住的大吼,又惊又喜。

「横竖他都要死,谁下手不都一样吗?」王政挤着眼笑道。

又窒息了片刻,方瑛才猛然捉住王政双肩。「谢谢你、谢谢你,我原以为这辈子都无法了结心愿了,没想到……谢谢你、谢谢你,我欠你一份情!」王政哈哈一笑。「请都督夫人煮一顿好吃的就行啦!」「没问题,你一回云南就来我家,要吃几顿都行!」方瑛大方地承诺。

「那就谢啦!那么……」王政瞥一下思任。「就交给你啦!」语毕,他便离开囚室了。

方瑛静立了一会儿,方才猝然转身,与躺在床上的思任四目相对,眸中是深沉的愤怒,想到六年前父亲战死在自己眼前那一幕,他的心又开始滴血,满腔压抑不住的澎湃怒意。

「你,思任,为了一己的野心,你可曾想过你害死了多少人?」思任已经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哪有办法回答,只能用一双鄙夷的目光表示他的不屑。

「你只知带自己的妻妾子女逃跑,可曾想到那些战死者的家人又该怎么办?」思任嘴角一撇,依然是轻蔑。

「不,你从来没想过那些,对你而言,那些一点也不重要,对不?」思任闭上眼,懒得听他说了,方瑛点点头。

「很好,至少到最后,你仍表现得像个不怕死的英雄,我就给你个痛快吧!」他缓缓举起父亲的大刀,从父亲战死之后,这把刀就一直跟在他身边。

「今天,我要为亡父,还有那些战死沙场的士兵们报仇,思任,到地狱去,你再向他们解释为什么要他们死得那么不值得吧!」话落,利芒一闪,刀锋笔直落下……

六年了,整整六年了,他终于能够为父亲报仇,了结这一项心愿了!

三十五岁时,方瑛又跟着王骥征讨麓川。

三十七岁时,方瑛晋升都督同知,朝廷看上他的将略之才,特意调他回京,谁知刚到京没几天,又被调到贵州征讨叛苗,三十八岁时以军功再晋升为右都督。

三十九岁,方瑛官拜总兵镇守贵州,讨白石崖贼,俘斩二千五百人,招降四百六十寨,又晋升为左都督。

四十一岁,方瑛与巡抚蒋琳会川兵进剿四川草塘苗,贼首皆就缚,并克中潮山及三百滩、乖西、谷种、乖立诸寨,斩首七千余,诏封为南和伯,并调回京督领京营军务。

四十二岁,巡抚蒋琳上奏说方瑛镇守贵州时,苗蛮畏服,边境安宁,请求让方瑛再回镇贵州,可是皇帝不放人。不久,湖广苗又叛,方瑛奉皇命执掌平蛮将军印,率京军征讨之,直至翌年,总共克寨二百七十。

四十四岁,方瑛留镇贵州、湖广,再克铜鼓藕洞一百九十五寨,又因功进为南和侯。

四十五岁,贵东苗进袭都匀府诸卫,方瑛与巡抚白圭联合川、湖、云、贵等军征讨之,克六百余寨……「边境地区终于全部平定了!」方瑛喃喃道。

「累了吗?」香坠儿一边替他褪下盔甲战袍,一边担忧地端详他的脸色,有点苍白。「休息一下吧!」方瑛捏捏鼻梁。「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老是觉得累。」「这十年来,年年都在打仗,难怪你觉得累。」香坠儿倒了杯热茶给他。「现在边境既然已平定,或许可以休息两年了。」「也许。」方瑛浅酌几口热茶,眼睛却是闭着的,看得出他真的很累了。

「爹。」

「总兵大人。」

方瑛闻声睁眼,眼前是他的儿子方毅,还有跟了他七年的左参将李震,他最得力的先锋大将。

「什么事?」他放下茶杯,问。

「白大人问说贼首要由他派人送回京里,或是由总兵大人您这边负责?」李震大拇指往后一比,「传令兵正在营帐外等候回答。还有……咦?」话突然中断,他惊讶地盯住方瑛胸前。「总兵大人,那个……那个……」方瑛也奇怪的低头看,眸子瞬间瞪大了。

他的胸膛上,有一支金针正慢之又慢的穿透出来,他先是惊愕,继而恍然,当即转头望向香坠儿——这个问题应该是由她负责的吧?

香坠儿一脸惊恐的来到他前面。「你……」


游戏排行榜

关于本站 | 人才招聘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通行证注册

乖乖网单机游戏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. 沪ICP备15054691号-1
Copyright?2004 - 2016guaigua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
上海天一代孕公司 武汉代孕公司 山东寿光代孕公司 中国送子巢代孕网 贵阳代孕网
杭州代孕妇61网 天使代孕网 广州代孕广东代孕网 环球代孕公司 杭州代孕妇61网
杭州代孕| 合肥代孕 武汉代孕| 广州代孕| 合肥代孕
友情链接